安徽天長地久酒業有限公司
天長歷史名人古代篇--楊旭初

楊旭初
       楊旭初,天長鄭集人,清光緒二十六年(1900)生,因承繼外祖父張姓,曾名張慶升。長成后,又因身材魁梧,排行第一,被呼為“楊大漢”。楊姓在當地為望族,自楊旭初曾祖起,即行醫鄉里,此后世代相傳。
       楊旭初秉性聰慧,6歲隨四叔讀私塾,勤奮刻苦,攻讀10年,打下了深厚的古文基礎。16歲,從父攻醫,先讀基礎醫著,繼攻四大醫學經典著作,又博覽醫學專著、臨床書籍,漸能運用“陰陽”、“五行”、“四診”、“八綱”、“臟腑”、“經絡”、“營衛氣血”等理論分析病理。父親診病時,他總不離左右,專心習察臨床實踐,盡得父親治療雜癥及針灸之長。遇到疑難病癥,父子共商對策,父親常以其見解為是。有時父子對難,楊旭初常能難倒父親,父親每每感嘆“我不如旭初”。約18歲,又隨大伯父見習婦科,從二伯見習兒科,由于聰悟勤快,進步甚顯,深得二位伯父贊許。
  19歲時,楊旭初單***開業行醫。他敢于破先人成規而***辟蹊徑。一年夏天,一位身似火炭的病人慕名求醫,病人雙目赤紅,哼聲不止,譫浯時發,脈象洪數。病家曾遍延群醫,均感束手無策,楊旭初初診即斷為暑熱入營,有內閉外脫之危,但并不用藥,只令速灌西瓜汁數碗,隨即轉危為安。楊旭初逐漸聲名大振,求醫者絡繹不絕。但他并不以此為滿足,又專程去淮安拜名醫張梓平為師,討教調理病癥之專長。由于他基礎好,學習中又能融會貫通,醫術日臻純化。及至學成歸來,更是聲譽遠播,足跡遍及鄭集、冶山及臨近諸縣,南京、蘇州、鎮江、常州乃至上海、杭州等地也有病者前來求醫。
       楊旭初以家學為基礎,且兼收并蓄,博采眾長,具有扎實的理論基礎和豐富的實踐經驗。對中醫內、外、婦、幼各科均有建樹,攻克許多疑難雜癥,對噎嗝病、鶴膝風、痞塊、腸癰、肺癆、血崩、痔瘺等尤有***特療效。治療中,既謹小慎微,又不拘泥常規舊法。對病家直言不諱,能治則治,不能治即勸其早理后事,人稱他能斷生死。一次,鎮江來一病人,臥床年余,大便溏泄,臍團隱痛,百般醫療無效,經其診斷,為陰寒氣滯,***用艾炙神闕穴數次,立見奇效,不日即愈。一次出診途中,楊旭初偶過一戶人家,見一壯年男子僵臥昏迷,奄奄一息,全家圍哭,并已備好棺木。楊旭初斷為濕溫,濁邪彌漫三焦,尚可得救,遂勸慰家人不要著急,并以自攜紫雪丹和以藥汁強灌,很快復蘇,繼以藥物調治,終獲痊愈。
       抗日戰爭時期,楊旭初曾任抗日民主政權東南辦事處醫學會理事長,在根據地六合、冶山、鄭集一帶行醫,為中共黨政軍干部和新四軍指戰員防病治病,曾受到陳毅、羅炳輝等人的接見和勉勵。這時期,他體會到西醫的優點和科學性,覺得只有走中西醫結合的道路方能更好地發揚祖國的傳統醫學。民國27年(1938)10月,他曾于六合仿板橋道情調作詞三首,其中第二首道出了中西醫結合的重要意義:“近年來,科學倡,精解剖,透司光,發明技巧春潮漲,防腐殺菌消炎烈,驗血聽診注射強,貫通中外何時尚,滿腔熱臆鈞人壽,拯濟斯民獲健康?!彼谥形麽t結合的道路上做了很多努力和嘗試。
       民國37年,楊旭初移居六合,不久改名張子陽遷居鎮江,在“清心施診所”行醫。解放初期,被作為逃亡人員押回天長,在公安部門監護下,縣人民政府安排他在縣城土地廟開診并派張波隨其學習。不久,被安排在縣衛生院工作??h人民政府對他十分關懷,1953年7月,專門給予他每月8.4萬元伙食費和40萬元購買中醫書籍的補助,以解決他工作和學習困難。在黨和政府的關懷下,楊旭初決心以自己的一技之長,為人民群眾服務。因為醫術高,門診量大,他幾乎每日都要起早帶晚。一次,大通鄉柳溝村一復員軍人前來就醫,病人在部隊時因誤服藥物,以致昏迷,救治之后遺有失啞癥,不能說話,曾在北京、上海、合肥等地醫療無效,復員返里。楊旭初當即以針刺啞門、風府等穴,另開一帖化痰、化瘀、透竅藥方,服用后吐出痰涎血水半面盆,昏迷入睡,家人甚恐。次日清晨,患者開始說話,聞者莫不驚喜。
       1955年6月29日,楊旭初因病猝然逝世。他一生著述甚多,曾撰《婦科擇要》、《兒科擇要》、《雜病論治》、《秋燥論》、《補秋燥論》、《醫方摘萃》等,均未出版,今***存《補秋燥論》及《醫方摘萃》殘稿。


返回頂部
掃描訪問手機版
制服丝袜av无码专区